学佛因缘
寻我
2015-11-26 12:48:13    菩提洲

   谨以此文献给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!

 
11-151105093101,h_450,n_1,w_600.jpg
 
  据家里老人讲,我幼年时期识字很快,小小年纪便诵得诸多诗词歌赋,还颇能品咂出几分意蕴,就好像是温习记忆库中原有的储备,有人说是前世印记。那时候,第一次听到前世这个概念。在我之前,还有许多个我吗?
 
  对于大千世界,我天生充满了无穷尽的好奇和疑问。当身边长辈渐渐无法解惑,我只好求索于浩瀚书海。很多个悠长宁静的夏日,我独倚窗边或是种着葡萄树和无花果的庭院里,捧上一本书一坐一整天,直到晨光变作夕阳。
 
  豆蔻年华,我失去了挚爱的爷爷。那个看着我长大、亲手制作玩具、会讲精彩故事、教我处世之道的贤善老人驾鹤西归了。不谙世事的少女对于死亡还没有概念,无法接受也无法想象以永恒为期限的别离。送葬的日子,我在殡仪馆最后一次看到安睡的老人,便无法自控地瘫软在地,哭到眩晕,肝肠寸断。家人说,他化作天上最亮的星星了,每个夜晚都会温柔慈祥地注视我们。
 
  童话般的安慰令人温暖,却无法从根本上慰我心忧。我不愿相信爷爷永远消失于天地间了,那他到底去了哪里?变故之后,我开始从宗教领域寻求慰藉,基督教《圣经》、伊斯兰《古兰经》、犹太教《塔木德》,还有印度教、巴哈伊新教等等,都曾给予我一些启迪,但也引发了新的困惑,并非究竟的答案。也会涉猎佛家有关的书籍,偈语和经文妙不可言,即使小时候似懂非懂,也心生赞叹和欢喜。
 
  有一次和好友周末出游迷路,我们不经意间走进了一座唐宋年间修葺的古观音寺。满地秋凉,庭院落寞,香火并不兴旺,而我却在踏进寂静刹土的瞬间,感受到了难以名状的清凉安乐,仿佛隔绝止息了俗世生活的千百般纷繁。主殿正中端坐着一尊观世音菩萨,眉如新月,眼帘低垂,朱唇似启未启,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。缀满璎珞的衣饰有些褪色,略显陈旧,反而更加映衬了菩萨的古朴静默、庄严优美。我不懂得任何如法的礼仪,只是情不自禁地跪拜尊前,久久仰视着圣像。不知何故,心中莫名一阵戚戚然,我竟泪如雨下。身边友人顿觉惊诧,连问怎么了怎么了。我没有直接作答,只是说,你看夕阳洒在大殿里特别美特别温柔呢。事实上,在与佛菩萨对视的时候,小我融于大智,我像是强烈感应到了观音菩萨对凡尘众生的无比悲心,以至于泪雨滂沱。彼时的触动太有加持力了,我无法解释,不能确切描摹,深觉不可思议。
 
  时隔多年,机缘巧合,当我看到一张希阿荣博堪布的照片时,再次体会了同样的灵魂震颤。堪布的法相庄严慈悲,目光澄澈如山涧深潭,温和似远天满月,自在、清静、开放、包容、柔软。我明明不认识他,却感到似曾相识,只是忆不起在何时哪里见过、亲近过。
 
  感恩一位我非常钦佩和喜爱的姐姐(今已成为师兄),是她让我有幸看到圣者的照片,并赠我成摞的好书。两年前,春夏之交的一个午后,在金缕梅的茶香中,她与我悠然对坐,娓娓道来对宇宙和人生的理解。我方才知道,原来她不仅在世间卓越圆满,更是虔诚的佛弟子,十分精进的修行人。我问她,为什么学佛?她说,为了洞悉这个世界的本质和真相。此话完全攫住我心,因为这也是我与生具来的困惑,孜孜求索却始终无解的问题。她告诉我,佛陀的教言是真正的智慧慈悲。
 
  那时我还丝毫没有皈依的念头,但记住了她所说的话,并在往后的阅历中不断体会出丰富的层次。顺意与逆境,平缓与起伏,欢愉与伤怀,相聚与别离,生活中越来越难找到所谓恒常。我们易于接受季候的更迭交替,却常常不愿面对人事的迁变流转。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求不得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五阴盛,乃人生八苦。这些看上去都显而易见,因此好像可以有所准备甚至规避,人们却很难意识到,自以为是的快乐,也终会变为苦谛。世事无常,无常乃常。
 
  早前,相恋五年的男友,与我分手了。从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的初识,到彼此尊重与倾听的深刻了解,到珍贵难忘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,再到同进退共患难的成长与滋养,两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产生了深刻联结,誓愿对方融进自己的生命里。然而,记不得是因哪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开始闹矛盾,此后便有了无尽的分歧、误解、争吵、伤害。原本情比金坚的美好,亦能消磨于琐碎与懈怠。我与旧爱,各自带着浓重的伤感与遗憾转身,一声叹息就总结了百转千回的故事。原以为是最幸福的际遇,迁变成最不想触碰的疤痕;原以为是最稳定的陪伴,迁变成最无法回头的告别。
 


责任编辑:ts001